新闻中心

About GANGT

胡军:拉小提琴不用替身 全靠“家底”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特种养殖 > 文章

2.品种选择品种是产量的关键,精心选择用种才能取得高产,晋苦2号,抗旱,抗倒伏,产量高,抗病性强。3.合理轮作合理轮作是荞麦高产栽培措施之一。

2、花竹果花竹果是目前市场上最常见的一个品种,我们平常所购买的山竹基本上都是花竹果。花竹果它的把是带红色的,但果实表面则是红色带褐色的,看起来非常的诱人。而花竹果打开之后,它的果实是非常好看的花瓣形的,果肉饱满、细腻、润滑,果汁充分。

胡军:拉小提琴不用替身 全靠“家底”

  影片《音乐家》讲述了苏联卫国战争期间,冼星海在莫斯科参加后期制作工作,突然爆发的战争使得他流离失所,几经辗转来到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 在极端寒冷和饥饿的残酷环境下,冼星海幸得哈萨克斯坦音乐家救助,在此期间他创作了《神圣之战》、《阿曼盖尔达》等经典作品并修改完成了《黄河大合唱》,用音乐治愈了战争中百姓苦难的心灵。

  多以硬汉形象出镜的胡军坦言,接到剧本时很感动也很惊讶,“导演和制片人沈健找到我,告诉我冼星海其实是个很有力量的人。

当然他的力量不是表现在外面,不是表现他怎么勇猛,他毕竟还是个音乐家,而且他们也查到了我的家史,我也是出身音乐世家,所以在音乐方面我也很能代入。

”胡军的父亲胡宝善和伯父胡松华分别是著名男中音、男高音歌唱家,他们更是冼星海的崇拜者。

  为了饰演出冼星海的神韵,胡军在片中亲自上阵、零替身完成了所有关于音乐的镜头。

对此,胡军自嘲道:“我小时候被逼着学小提琴,这么多年虽然半途而废,没坚持学下去,但姿势没忘,所以捡起来一招一式还是挺像样的,拍摄时他们给我找来一个小提琴演奏家,让我拉些片段还行,如果整个曲子就困难。

”  ■对话胡军、袁泉  有不好的声音也是值得高兴的事  新京报:你认为电影中对历史的还原度怎么样?很多人好奇为什么要改编他创作生涯的那五年?  胡军:大家都对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耳熟能详,但后来导演处理的时候采用了一个小礼堂镜头来动情展现,长头发、骨瘦嶙柴的冼星海说“现在要为我的祖国演奏一场乐曲,虽然她在遥远的地方,但我相信她一定会听到。 ”之后用各种民族乐器奏起了《黄河大合唱》,“啪”的一下,镜头又转向了延安,所有人连袁泉都穿着中山装在交响乐曲大合唱中。

来回情景的这种切换,体现的就是冼星海当时脑中的画面。

虽然没有大合唱,只是指挥这个乐曲,但他闭眼睛的时候,一切过去和《黄河大合唱》就在他眼前,像这场最后的戏,大概就是电影的美妙之处。

  新京报:国产人物传记类型片并不多,常被贴上主旋律的标签,如何让对它有疏远感的年轻观众更感兴趣?  胡军:讲音乐家的片更是凤毛麟角,我并不期盼他们(年轻观众)都能真正走进电影院去了解,我觉得看一部电影、看一场话剧都是缘分。

你再怎么宣传人家对你的题材不感兴趣不来,这是没法苛求的。 但作为演员的基本心理,不管考不考虑市场,都愿意演一部戏让更多的人去看,都希望大家评价,如果有不好的声音也是值得高兴的事,起码你还去看,你还讨论它了。

  新京报:你和胡军之前好像没合作过?如何在对手戏不多的情况下建立默契?拍摄的时候比较多的是靠想象?  袁泉:就是隔空相望的体验,但是因为拍的时候非常短,因为我的戏量就那么几场戏,当时两个国家的人们面临着非常残酷的战争现状,不管在哈国还是中国,对胜利的希望和对见不到的对方的思念其实是一样的。 其实每个人对这种思念之情和生离死别都会有很深的感悟。   新京报:你会回看自己的作品吗?看到银幕上的自己是什么感受?  袁泉:每次基本都在首映礼上看吧,有时间就去看,如果没有时间去看可能比观众看得还晚(笑),看的时候在可能猜到自己快要出来的瞬间就会有点紧张,但看别人的戏时就特别坦然,像在《音乐家》里我就不是看自己,觉得胡军老师、哈国演员们演得真好,可以完全把你带到这个戏里。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慧晓婉录音整理/实习生赵姗姗。

实际栽培中,要充分利用9月中旬以后秋凉的自然条件进行低温处理,满足瓜叶菊花芽分化的温度要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