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About GANGT

泉州本土书画装裱大师俞新生:我在古城修古画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特种养殖 > 文章

泉州本土书画装裱大师俞新生:我在古城修古画

原标题:本土书画装裱大师俞新生:我在古城修古画走进俞新生的工作室,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浆糊味。 室内的墙壁上除了贴了不少字画之外,全部涂满了白色的浆糊粉末。

■本期执行周湖健赖小玲文/图不久前,文物修复类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尤其是其中的古书画装裱师,凭借高超的装裱技艺,便可令原本已残损不堪的书画,完好如初,重新焕发出艺术的光彩,更是让不少人惊叹不已。

日前,最记者找到了本土书画装裱大师俞新生,探访关于书画装裱的那些事……从事古书画装裱已有40多年修复后的古画焕然一新妙手回春古书画旧貌换新颜不久前,最闽南记者接到了家住泉州市区的小黄的求助电话。 她告诉记者,家中收藏了一幅祖上传下来的珍贵画作,但由于保存方法不当,如今画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破损、腐蚀。 小黄心疼不已,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样才能将破损的画作进行专业的修复呢?是不是有专注于这一方面的专业人士呢?小黄想要找的人,正是书画装裱师。

装裱,其实又有装潢裱背装池等说法,简单地说,其实就是书画家在宣纸上创作了书、画作品后,并经过一系列工序使之挂到墙上成为装饰用的雅物。 书画装裱师,往往能够令这些年代久远或出现破损的书画作品旧貌换新颜。

明代装裱学著作《装潢志》曾说:古迹重装如病延医。 经过了几番打听之后,记者终于找到了传说中泉州本土书画装裱界的奇人俞新生。

走进俞新生的工作室,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浆糊味。

室内的墙壁上除了贴了不少字画之外,全部涂满了白色的浆糊粉末。 此时的他,正聚精会神地投入一幅书法作品的装裱修复工作中。 只见他将宣纸铺平于桌上,用排笔沾了浆糊之后,均匀涂抹于宣纸背面,随后,他又在宣纸背面铺上一层宣纸,再拿出棕刷刷齐。

整个动作让围观者眼花缭乱,但却是十分连贯,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几乎是一气呵成。

这其实只不过是装裱的第一道工序,称为托,一般称托画或托画心,是指用浆糊在书画家的作品背后加托宣纸。 以一件普通书画为例,从开始到完成,就要经过托心、裁活、镶嵌、覆活、砑光、配杆、上杆等7道主要工序,方才能完成整个装裱的过程。

俞新生使用的浆糊都是自制的一笔一画修复古画坚持手工熬制浆糊做花绫俗话说:三分画,七分裱。 这句话,充分体现了装裱在书画艺术中的重要地位。 从17岁入行至今,俞新生从事这一行业有47年的时间了。

40多年来,经过他装裱的书画作品,恐怕数不胜数。

他曾经装裱过唐伯虎、郑板桥、张大千、于右任、弘一法师等大家字画,为当代书画名家刘海粟、启功、李硕卿、黄紫霞等人的作品设计裱帧,他还是不少泉州本土书画家指定的唯一御用装裱师,甚至连东南亚等地的书画大家都千里迢迢慕名而来。 他曾独立完成苏州泉州书法联展的泉州书法家全部作品的装裱工作,他所装裱的作品甚至在欧、美、日等地展出,好评如潮……而回忆起最初的学艺生涯,俞新生说,这完全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17岁那年,俞新生通过补员的方式进入了市纸品厂门市部,师从当时泉州著名的装裱师傅武荣先生。

当时的门店,正位于人流如织的泉州钟楼附近。 路过的行人看到正在装裱的俞新生,觉得十分新奇,纷纷驻足观看。 而这种围观,令俞新生感到颇为尴尬。 装裱毕竟是需要耐心和细心的一门手艺,应该尽量排除外界的干扰。

这种观赏虽然并没有什么恶意,但当时我就感到自己像是在街头卖艺一样。 俞新生说,当时觉得很不在的他,曾经提出要调换工种,希望能够进入厂里工作。

但家人劝他,相比于在厂里与机器打交道,手工装裱这门手艺更加难能可贵,也更有意义,还能够提高书画审美价值品位。 经过一番内心斗争之后,俞新生最终还是留了下来。

如果没有当初的这番顿悟,泉州本土或许将从此少了一位重量级书画装裱大师,而许多年代久远、出现破损的珍贵书画艺术作品,或许将无法得到妥善保管和传承。 近年来,随着科技的发展,现代机器装裱技术似乎越来越常见。 这似乎让人有了这样的担忧:书画装裱师,是不是有一天也会被机器所替代呢?机器装裱和手工装裱,有着本质的不同。

机器装裱过的字画,日后将无法再次进行翻新,而这一弊端,对于名贵字画来说是致命的。

俞新生说,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他在装裱过程中,自己买布来做花绫,绝不使用化纤材料,就连装裱过程中用的浆糊,都是自己亲手熬制的……正待修复的书画作品修复古画所使用的专业工具沉浸其中装裱中享受艺术之美如今,俞新生已经六十有余,本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他却依然每天坚持书画装裱。

如今,书画装裱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一项工作了,而是一项生活必不可少的乐趣。 俞新生笑着说,作为一名书画装裱师,最大的乐趣就是在装裱过程中,他能够欣赏到许多名家字画,从而提升审美水平及对艺术的领悟力。 长年累月和书画作品打交道的他,甚至成了一名专业的古书画鉴定大师,通过笔法、笔墨等细节,他往往便能知晓作品创作年代、创作者,判断其艺术价值……而也正是因为有了审美的认知和艺术的熏陶,俞新生不再是单纯地做一个沉埋于粽刷和浆糊之间的匠人。 对每一幅书画作品,他在动手进行装裱之前,都用心思考,在绫、绢、锦的选用、托染,对冷暖色的运用,直到方裁、四裁的长短,他都要细加揣摩,力争做到装裱形式与作品的内容相融合。 在纷繁的社会环境之中,清心寡欲,是书画装裱时最需要保持的心态。 因为任何急躁的心情,都可能导致失误,如果严重的话,甚至会使珍贵的书画作品就此付之一炬。

那时候,任何补救工作,都是亡羊补牢了。 由于白天往往需要有太多人际的应酬,所以俞新生一般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晚上才开始工作,而这一做,往往要做到第二天凌晨的三四点。

只有夜晚的时候,才能让心静下来,真正地沉浸在其中。

俞新生说。 沉浸于其中,这不仅是匠人的最高境界,也是对待艺术最好的方式。

责任编辑:黄冬虹。

友情链接: